牙刷1943

2015再见,2016你好!

来自斯通牧场精神病院的黄段子

赞!一个

Shiro老伯爱Shoot:

大家好,窝是专业捏造剧情的白伯伯,当我遇上脑洞大如挖掘机的某J于是……(部分套用网络梗…具体哪里看来的,老伯伯年纪大了记不清了)

安利KS做的视频,答应我一定要听到最后好吗《只对你有感觉》

下面将有各类SM手段、各种船戏场景……


↑S02E16(本集导演:大锤亲爹乔纳森 诺兰)

图一:妈妈,我终于找到属于我的抖M/S了~

图二:根妹你个鬼畜攻,前戏都做了,竟然把人家大锤扔椅子上!你会有报应的!

下次我们再玩儿(电击还是捆绑呢?)于是就有了下面↓


↑S03E06 我们懂我们懂~电击和捆绑是一个套餐的

时隔一年,套餐新增针管项目↓



什么?你说肖根只有家暴套餐?

你错了,我根还自带避*套!瞧根妹这早就把大锤扒光的湿润眼神,大锤表示很猴急!别急啊,一时的性福会带来至少十个月的奴才生活!


↓长图S03E10,乌漆墨黑的车厢内……来自根锤第一次羞羞的




↑S03E12 答应迷妹们,媳妇不在不要随便对人放电好吗…想要大锤禁锢你抽打你(好像反了直接当面跟大锤说好吗!



↑S03E17

迷妹:大锤好好把你家疯子关床上好吗。

  锤:不,她要给我做早餐呢,饿死了。

迷妹:想必昨夜又是个激情十小时。



↑S03E20 肖大幅升级机长,反正全飞机就咱们,于是……

8过憨厚锤说错话了,然后根妹头也不回的把某人扔路边了……


↓S03E22 这是一个大锤酒醉过度,还死活缠着要做攻的故事……



↓S03E23 咱们憨厚的大锤,似乎以为可以给根妹打针了,真好玩儿,但没料到又要被根妹扎针……大锤:嘤嘤嘤~~遇到对的人,再天才也会智商下线



↓S04E07 霸道总裁、保洁小妹已上线。不好意思…拿错剧本,这集是五十度灰版poi



↓ S04E09 这次万没想到》的剧本拿对了



↓S04E10 嗯,两只手可以干很多事情,保证大锤爽爽的。


↑ 霸道总裁根再次上线,保洁小妹锤已患上斯德哥尔摩症……

斯通牧场的黄段子暂时更新到410,照S4升温编剧不要脸的速度,季终前还能更新,祝病友们食用愉快。

加油哦!

要相信自己,努力加油!

[POI] Shaw和Root的微小说

POI百合病社:

不记得咱们有这个药啊,要是发重了告诉我!
作者病得估计已经进icu了。。。给的药简直奇效!

Vergissmeinnicht:

Title: Shaw和Root的微小说

BY:靖云德

CP: Shaw/Root (斜线不代表攻受)

 

〖Shaw和Root的微小说〗

 

警告:SamanthaShaw / Root 百合

Reese和Finch只是友情以上爱情未满因为我觉得他两不能用爱情来衡量。

 

Adventure(冒险)

Root在Shaw闭上眼睛小憩时轻轻捻起对方的一缕头发,小心翼翼地剪下来。Root屏住呼吸,尽量稳住自己的手,生怕对方猛然睁眼。

那样就不好玩了。

 
Angst(焦虑) 

Shaw在Root的视线中消失已经有了20分钟,远远超过了她们预计的时间。Root的双手不自觉地在键盘上快速舞动,尝试黑进这附近所有的监视录像。

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她已经无意识地抿紧了嘴。

不要从我眼前消失,永远都别想。

 


Crackfic(片段)

当TheMachine同时吐出Shaw和Root的社会安全号码时,Reese和Finch陷入了一个难题。他们无法确认谁是受害者谁是谋划者,更无法确认两人是否同时是受害者或者谋划者。不过后者的可能性让两位无关名单执行者打了个冷颤。

“或许我该去找她们谈谈。她们应该很乐意和我们聊天的。”Reese耸耸肩膀。

“请问你能找得到她们么,Mr. Reese?”Finch连头都每抬。

“Well, 让她们自求多福?”

“Mr. Reese…”

 
Crime(背德) 

“Harold说过,干你们这一行的人,总会死。”Root用食指轻轻拨弄着躺在对面的女人的头发,微笑着。

“彼此彼此。”Shaw只是淡然回敬一句,捉住顶级黑客的手指,与其十指相扣。“你也是背德者,逃不了。啊,不对,”Shaw撇撇嘴添了一句,“你没有道德。”

“这可说不准。”Root闭着眼笑着,向Shaw的方向蹭了蹭。

Crossover(混合同人) 

Shaw曾经在伦敦的时候遇见过一个危险的男人。他和她只是在贝克街上擦肩而过,但对方身上那挥之不去的煞气如同黑死病一样缠绕着她,那天晚上她罕见地做了噩梦。

之后Root在伦敦收集资料时,也见到了Shaw向她提起过的男人。凭着属于食肉者的天性,仅仅是在报纸上看到那人的眼神,就足以让Root确信这就是让Shaw毛骨悚然的男人。

可是他不是应该死了么。

为什么他此刻就站在她面前,带着蔑视一切的黑暗微笑,如同无冕之王。

Death(死亡) 
Shaw死了。

Root用一把枪葬送了曾经属于美国政府的顶级特工的性命。

她跪下来,轻轻吻着Shaw粘着血液的额头,替她整顺那一头柔软的黑发,目光温柔而又悲伤。

“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她抬手将手枪握在Shaw尚有余温的手里,用额头抵住已经冷却的枪管。

“同样,我也只愿意由你杀死。”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距离Kara种下的定时炸弹爆发还有一个月的时候,Finch和Reese觉得是时候利用一下Root. 在他们去寻找Root之前这个女人已经站在他们面前,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移动硬盘。“下次,男孩们,如果想要找我帮助就请提早。”

“对不起我不太理解你的意思。”Finch有些不自在地稍微移了移身体的重心。

“这里是你们所需要的一切,就我自己的能力编的一些可以用来以毒攻毒的Worm. ”将移动硬盘放在面前的餐桌上,Root无辜地微笑,“即使你们不用,我也会自己用。如果The Machine被关掉的话我就找不到它了。”

“你还是不放弃么?”Reese审视着面前的女人,“你到底要什么。”

“Samantha Shaw的所有资料。”Root扬起眉毛,“不是什么难事吧?”


Fantasy(幻想) 

如果Root不再对The Machine感兴趣而Shaw也不愿意再去追逐那自己想要去复仇的目标,两人静下心来,意识到彼此的感情,握手言和,然后一起去欧洲旅游有多好啊。

当然这只是Reese和Finch的幻想。

现实是他们还得时刻提防着随时都有可能暴走的Shaw以及随时都可能放暗箭的Root。

Whata sad story.

Bear打了个哈欠。


Fetish(恋物癖)

Root和Shaw一起去逛商场的时候总是喜欢钻到书店里买一本 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 。各种版本,各种插画,软皮硬皮,都买下。

Shaw对此不置可否。她知道自己身旁这个女子看似温柔甜美实际上是个谁都比不上的女疯子。她爱做什么和她都没关系。自然她也不会去深究为什么这些书之后都会在家里书柜里摆一阵子后就被Root寄了出去。

直到有一天Root环住她的肩膀然后在她手里轻轻放下一本破旧的书。

“你看看,很好看。”

“没兴趣。”

Root也没生气,只是替Shaw翻开了一页。略微有些泥土星子落了下来。

“这是她借走的。”Root微笑着解释,“之后被伤害了她的人埋进了土里。大概半年前被挖出来了。”

“你是在说这是在土里的?”

“恩,和一具尸体呆了二十几年的一本书。”Root笑嘻嘻地翻到下一页,“多好啊,多有纪念意义。”

“疯子。”Shaw哼了一声,却也开始读起那已经略微有些模糊的文字。

“Dr Strauss says I shoud rite down what I think and remembir and…”*

 

*原著的第一句

First Time(第一次) 

在帝国大厦的顶层,Root将Shaw压在玻璃窗上用枪抵着面前女人的左太阳穴。她的笑容被纽约市的灯海勾勒的模糊不清。

Shaw只是扬着嘴角一脸轻松地看着Root, 然后如期地等到了Root吻上她嘴角的温度。

她们两的第一次亲吻,被Shaw抓住Root的脑袋进而加深。

如同嗜血的两只野兽,互相撕咬着彼此的嘴唇,捧住彼此的脑袋,枪砸在玻璃上也没有人理会。

最危险的两人此时紧靠一起,用彼此的尖刺互相折磨。



Fluff(轻松) 

“或许我们该养只猫。”某一年的某一天,顶级黑客没形象地趴在柔软的被褥里侧着脸对坐在床边穿衣服的冷血杀手说。

“又是哪门子的一时兴起?”Shaw连头也懒得回 ,抬手套上黑色背心。

“不是一时兴起。只是想着Harold和John有Bear, 我也想要个小宠物。”Root凑过来搂住Shaw肌肉结实的小腹,蹭了蹭。

“为什么是猫?”

“因为我们是女人?”

“……”Shaw翻了个白眼。猫的话这里不就养了一只么。

“那弄回来后叫什么?”

“唔…… Polar Bear或许?”Root无辜地歪头。

Bear打了个喷嚏。


Future Fic(未来)

Samantha Shaw复仇了。

她杀死了所有拦在她路上的人。

但是她还是没有能够找到那执行官。

因为Root死在了她的眼前。

她觉得自己的要复仇的对象又多了几个。

 


Horror(惊栗) 
Root,Shaw和Elias联手了。

Reese突然好想带着Bear和Finch一起逃离纽约州。

 

 

Humor(幽默) 
Root将Polar Bear带回家的时候Shaw盯着那只雪白色萨摩耶看了好久。

“你不是说…… 养猫么?”

“我觉得这只太可爱了。”Root笑嘻嘻地抱起比她还胖的萨摩耶,随即扑在Shaw身上。“诺,你也抱抱。”

Shaw不情愿地接过被强赛过来的大狗,瞪着大狗那黑溜溜的眼珠。

“Polar Bear是爱尔兰人哦。”

“哈?所以你期待他在圣帕特里克节穿上绿色衣服跳爱尔兰舞么?”

Root想了会儿,然后说,“不了。”

 

*北极熊的祖先是爱尔兰的。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Shaw在梦里奔跑在一望无际的黑暗里。

因为看不到她连自己走在哪边都不清楚,自己的存在仿佛快要被磨灭一样,让她痛苦的不能呼吸。

“Sam, 醒来。”

被身旁人身体的突然紧绷惊醒,Root在对方的双手掐在自己脖颈上之前挡住了她,压在她身上,企图让这个做了噩梦的女人清醒。

Shaw还是奔跑在黑暗中,在一片寂静中她听到了细微的呼叫,破碎不堪。

“Sam, 醒来,我可不想在你身上动刀子。”Root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已经拿上了床头的匕首,将锋利的刀刃贴在Shaw从睡袍里裸露的锁骨上。

冷兵器熟悉的感觉像是洪水一样迅速淹没了Shaw的所有感官,她瞬间脱离黑暗的束缚,睁开了眼睛瞪着跨坐在她身上的女人。

“把刀子拿开。”Shaw对Root命令。

她身上的女人却没有执行,只是低下了头,用鼻尖蹭了蹭Shaw冰冷的脸颊,然后轻轻吻在她的嘴角。“以前就说了,不要去想些奇怪的事情。你做噩梦之后总是会想掐死我。”

Shaw闭上了眼睛,轻轻啄了啄Root的嘴唇,她的眼睛在透过窗帘的月光下闪着光,“抱歉,我控制不住我的潜意识。”

Root耸耸肩膀,不以为然。

 

 
Kinky(变态/怪癖) 

 

在做爱的时候Root总是喜欢用鼻头蹭着Shaw的脖颈,特别是在大动脉的附近,像一只野兽一样嗅着。

Shaw有时候会抓住Root的头发让她远离这展露脆弱的姿势,但有时候她也会放纵这个女人。

“我总是很想咬上去。”

Root喃喃。

“想看着你沾满了血。死去。”

Shaw歪着头看着Root精致的耳廓。“哦。是么。”

“觉得会很美。”


Sci-Fi(科幻)

高等级人工智能机器人XI系列329号,别名Samantha Shaw,是个有着俊俏女人外表的冷血杀人机器。由于其能力过于强大而被人类下达了销毁的命令。当她面无表情地被强行关掉后她是有一种病毒一样的电波传流在中枢的核心芯片里。

而当她再次睁开眼重新启动所有程序时,她看到了一个没有见过的女人坐在她面前对她微笑。

“早上好,XI系列329号。”

“你是谁。”Shaw在自己的所有数据库里找不到面前女人的任何资料。

“你可以叫我Root.”女人笑得甜美,如同撒旦的情人一样吐着蛇信,危险至极。

 
Smut(情/色) 

Root喜欢Shaw踩着高跟鞋的样子。高跟鞋真不愧是女人的最佳朋友,即使是浑身只有戾气的Shaw,在褪下黑色的一身换上女人的裙子后,也阴柔了不少。

然后Root总喜欢盯着Shaw的脚踝还有小腿。因为斜度的原因小腿比平时穿平底鞋要紧绷,就着近乎完美的弧度,连着精致的脚踝,如同处子常日遮挡在厚重衣服下的胴体,色情的要死。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意识不能控制地飘向了很奇怪的地方。那是个有着刺眼阳光的地方。酒吧里的人们操着浓重的南方口音,大口大口地喝着廉价的啤酒。

Shaw看了看周围,空荡的街道因为太过燥热的空气而起着波动,而那个金发女孩就走在恶毒的太阳下,一脸冷漠。

直到她的肩膀被另一个少女拍了拍,那面具一样的脸颊终于松动,金发少女回头对着比她高一头的漂亮女孩微笑,然后亦步亦趋地跟着高个子的少女,像个欢快的兔子一样向街头的图书馆走去。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被繁复的蕾丝宽袖隐藏着,锋利的剑刃丝毫不犹豫地刺进目标的后背。Shaw一脸自然地抽出袖箭不动声色地用对方的手绢擦掉刀刃上的血迹,在对方尚且站得住的时候将身形隐藏在周围的人群里。

就在她打算抽身时,她见到了目标的妻子。那女人带着精致的笑容看着她,眼里闪烁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光芒。Shaw不打算节外生枝,只是微笑着点头,在擦肩而过时却听到那女人用丝质一般的音色可惜地说了一句,“你找错目标了。我才是圣殿骑士,美丽的刺客小姐。”


Fin.